鶴宣

初三长弧
頭像是紅時老師的狐狸♡♡♡
這個號用來寫文,請多指教。

水风向脑洞存放

脑一下,HP paro+abo
对外高冷腹黑对弟弟温柔的斯莱特林水a 和热情开朗阳光可爱讨人喜欢的格兰芬多青玄 分化的很慢不过结果是o 青玄是追球手 哥哥对这个运动不感兴趣但是会去看青玄的比赛。
老裴是前女友可以组成十几个魁地奇球队的斯莱特林a,然后应该是击球手(?
灵文是拉文克劳b,为什么会认识老裴和哥哥呢,我也不知道(您
老贺是斯莱特林级长、不过比哥哥他们小一届,是和青玄一个年级的。


或者我想了想哥哥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也阔以


占了一下tag……就是如果有人想看我就开!然后想问问我是写哥哥教授呢还是学生呢?是818格式呢还是正文那种……正文我其实没什么思路,我满脑子都是一年级的巨怪二年级的密室balabala(?
请各位老师和我探讨么么哒

占个tag
那个,有没有水风群(……)可以和各位老师每日唠嗑探讨cp的那种。
或者我自己建一个……?希望有老师愿意来玩😭😭😭

囤點句子,我順序安排好了。
想了想會是現代pa雙玄be。
但是還沒想好劇情,想和人討論……啊。
“如果可以,我要過這樣的日子,花覆屋簷,好瘋想從。流水今日,明月前生。種花種菜,種簡單的喜歡,種悲憫的情懷,种愛。給你寫了封信,四月天,一起來看牡丹,你不來,不許花謝。”

“離你越近的地方,路途越遠;最簡單的音調,需要最艱苦的練習。”

“現實就是這樣殘忍的東西,它總在你不能察覺的時候一點一點摧毀你的信仰,摧毀你以為你自己可以給出的承諾。”

“當日子成為舊照片,當舊照片成為回憶,我們成了背對背行走的路人,沿著不同的方向,固執地一步一步遠離,沒有雅典,沒有羅馬,再也沒有回去的路。”

不是甜饼。

我们十年之后再次相遇。

  说实话,我不认识那个高挑的男人。就算是他站在苹果树下,任白色的花瓣飘落下来拂过脸颊,那么笑眯眯地看着我。和一幅……画的油画一样

  谁画的?我想不起来了……我的脑海里闪过无数断断续续的片段,我却一个也捕捉不到,还每次都把自己搅得遍体鳞伤。

  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我胸膛的左边开始剧烈的疼痛。此时我脑海里是一片灰色……还有他那双似刀的深绿色双眼。

  迷人又危险。我做出了判决。

  我没来由地想远离这个男人。正当我想走的时候,他向我走了过来,叫了我的名字。

  “艾伦。”

  我不理他,我第一次没有礼貌地没有搭理人,我夹着书,大步走开,抬腕。装作是看表,装作是没有听见他喊我的名字。
 
  他没有再过来了。他站住了脚步,有那么一瞬间是茫然的。我的心也随之绞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感知到他的情绪的,但我就是知道。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沿着康河一直向前。看着我踩过泥黄色的小路,影子随着阳光倾斜成笔直的一条。

  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湿润但不至于黏人的空气,明媚的阳光透过国王学院穹顶的巨大彩色玻璃在地上打成斑驳陆离的色块。一切都和二战之前没有丝毫区别。

  只是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记忆之外的天空低垂。

隨便寫寫

灰塔筆記像是一把鈍刀,在心臟中央不停的摩擦直到鮮血向外蔓延,滴滴答答血珠的落地聲映襯出誰的溫柔與寂寞。
又或者像一支薄荷味萬寶路,裊裊煙雲中不知是誰勾勒誰的模樣。一切散去之後留在原地的只有濃烈嗆鼻的薄荷味和淡淡的惆悵。





(ps:我不抽煙不確定薄荷味萬寶路到底是淡薄荷味還是濃薄荷味)
(pps:我想寫原著向cp,就,艾倫直到真相……瘋狂想虐安得蒙)

【双玄】相交线

此文3k+
Cp向双玄,贺玄第二人称。 原著向,ooc我的。
食用愉快。

   熙熙攘攘的人群,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大小摊贩吆喝着自家的糖画泥人等等小物品。这里确实是很适合师青玄这种人呆的地方,热闹,温暖,明亮。如果不是他非要拉着你下凡过年,你早就忘了“年”是什么感觉。

  明明知道他的哥哥和你有着血海深仇,你却还是站在这里与他谈笑风生,还是无法拒绝他的靠近,还是忍不住想多靠近他一点。就像寒夜中濒死的飞蛾用力爬向远方在散发热度的油灯一样。你有些讽刺的想。

  “明兄!明兄!”你回过神来,看见他灿烂的笑脸和手上的两根糖葫芦。“来来来,这是我挑的糖比较多的糖葫芦,来尝一口!”他边说着,边企图往你的嘴里塞糖葫芦。“我自己拿着。”你还是不太习惯他待人接物这种亲热的方式。你伸手去接,手指无意间擦过他的手。

  温暖,像是秋日刚割下来又在阳光底下晒到暖烘烘的麦子。让人心生向往。

  你愣了愣,刚想下意识地回味这种感觉,他的手已经离开了。“明兄快点吃!然后告诉我味道怎么样!你一直盯着我看难道是被本风师的美貌迷住了吗!”他理直气壮地嚷嚷着。

  你看着他,咬了一口糖葫芦,认真地回答道:“还行,就是有点太甜了。”你垂眸看着他,其实你心里最清楚,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受了那么多年的罪,哪会就嫌这点甜太甜。只是在他面前……这样罢了。
 
他倒是没想到你会认真地回答他,你分明看见他呆了一下,然后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的嘴角还粘着几粒糖,眉心的一点红衬着他这个人分外漂亮。此时正好他身后是鞭炮炸开时闪烁的银光和噼里啪啦的声响。你就那么看着他,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心竟与活人一般砰砰直跳。

突然舍不得让这样的他掉进尘埃,跌入泥土了。你想,那我就再忍一忍,再多看一看这样的他。这样肆无忌惮,并把自己的善意毫无保留交给他人的他。师青玄啊,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他就站在那里,叉着腰,冲你大声地喊到: “明兄——!新年快乐——!”



  “明兄……明兄,明兄你开开门嘛。”你的窗外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敲门声,混合着他似呢喃般的声音。

  “师青玄?”你疑惑地下了床,开开门。那个人一下子跌进你怀里,浓重的酒气铺面而来。“你……”

  “明兄,我好热……你让我抱一会……”他趴在你的胸膛上,轻轻地吐着气借着月色你看清了他的模样,他眼角带红,两颊更是如两片红云,衣衫凌乱,身体的温度透过两层衣物传达给你。

  “……你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你倒是比你想象的要冷静。你也没有推开他,就放任他抱着你,而你,无动于衷。

  他的脸颊一直在你的肩膀上蹭,听到你的问题,他停止了动作,似是在思考,然后哼哼唧唧道:“我也不知道嘛……明兄你身上怎么这么凉……好舒服。”

  你看着他,只见他开始动手动脚的扒你衣服。你笑了一下,缓缓握住他的手,问道:“师青玄,你可知道我是谁?”“是……是明兄。”他乖乖地由着你动作,眯了眯眼,辨认了半天。

“那你可知,如果你接下来再这么做,那我会如何?”他歪着头冲着你笑了笑,没有说话。“你醉了。”你叹了口气,说道。

  “接下来我要把你送回风师殿,不然明天一早你哥哥看到你不在哪儿还不知道会干什么。”你发觉他有赖着你不走的迹象,带了几丝诱哄:“青玄,乖,听话。”你正要把他带出你怀,却发觉他抬起头,一只手捏住了你的下巴就吻了上来。

  “啪。”你清楚的听见自己的脑子里断了一根弦。就这样好了。你自暴自弃地想到。
 
  他刚吻上你——或者叫唇贴上了你的唇——就不知所措了,你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勺。你微微张开嘴唇,用舌头细心又耐心地舔过他的唇瓣,直到他下意识地想要张开嘴呼吸。你停下动作,说:“用鼻子呼吸。”然后继续覆盖在他的唇上,舌头轻轻用力伸进他的口腔,轻重不一地碾压过他的上颚时成功听到了他的喘息声。

待你将他吻得七荤八素时,你停下,看他喘着气。“你想要的是这个吗?”

  “……”

见他还是不回答,你只好抓住他的手,告诉他:“那我们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现在马上送你回去。”

可他这次有反应了。他紧紧地抓着你的手,和你带着哭腔颤抖地说道:“明兄……我,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你淡然地看着他,手上还拎着师无渡的头颅。啧,他那副癫狂的样子倒是可笑得很。

  “……”面目惨白的师青玄可没有他在床上好看。你漫无边际地想到。

“我想死……”他终于说话了,声音沙哑。

  你莫名感到了一股寒意,像是一下子坠入了冰窖。“你想得倒美。”你这么说着,带上了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冷意。

  师青玄啊师青玄,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飞升我不该拥有你们亲人的命格……我错了……”

  “求求你了,让我死吧……我哥还在下面等我呢……求你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有罪我该罚……”你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日复一日跪在那几个骨灰罐面前磕头,磕的他额头鲜血淋漓,衣衫破烂,哪儿还有当年少君倾酒的模样。
 
  “不行……我说,不行。你给他们磕够头了吗,师青玄?”你冷笑着,就这么看着他。

  你们之间的爱,从此就消失了。你突然这么想到。
不过,我不在乎,我早就一无所有了,再没有个他,也一样。

  只是,心痛吗?你看着他磕头的背影,自嘲般地摇了摇头。心早就死了,哪儿还会痛。


   鲜红色的彼岸花铺满了整个忘川河畔,他在桥头,看着你,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你看见他穿着锦衣,脸上带着灿烂的不染尘埃的笑容。他似乎是看见你看见他了,对着你的方向展扇,他又是当年那个少君倾酒了。你看见他对着你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贺公子,我不怨了,只是我无法再爱你了。我们就此相别。愿君从此放下仇恨,此生安好。”

  他略微泛红的眼角衬着他这个人温软至极,而他却薄凉地转身,不带一下停留的,走向你的远方。

  “师青玄!师青玄!师青玄!”这是你做鬼以后第一次这么歇斯底里,你发现你动不了,像是双脚扎根在这赤色的泥土中,无法动弹。你看着他离你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你的心一下子痛苦得缩紧了,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家破人亡的那天,痛苦铺天盖地朝你袭来,在成为绝后,你第一次痛的想蜷缩起来,在地上打滚。你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湿的,泪水滴答到了泥土上,却奇特地不向下沉,而是蜿蜒地向师青玄那个方向蜿蜒而去。

  时间仿佛流动的很慢,很慢。可你巴不得让时间再慢一点,让那个人走的再慢一点。以前是他在背后追你,现在你第一次站在他背后,体会到了他当年的感受。又或者,你比他痛苦的很,你比他痛苦了千万倍。身影从一条线到了一个点,最后那一个点也消失了。你绝望地哽咽着,“师青玄,师青玄……我不怨你……我爱你,可以了吗,我爱你啊师青玄……”苍茫的天空,赤红色的大地,只有凄厉的风刮过彼岸花的声音,和你无力的呐喊。

  “……”

  你猛地惊醒了,身体未经过大脑思考就去下意识地寻求身旁的温暖。只可惜,是冰冷冷的,冰冷冷的房间,冰冷冷的床铺,冰冷冷的鬼,冰冷冷的心。

  “嗤。”你一下子笑出了声,你当然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这些。贺玄啊贺玄,你变成鬼后心居然为同一个人动了两次。第一次,你在灯火阑珊处看见他,只是那么一眼,你就心动了。第二次,你在奈何桥陌路看见他,只是,他与你终于是错过了。

  你突然茫然地想到: 那个会拉着你在人间看烟花,给你吃糖葫芦的人,终于是不在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终于是不在了。

  你们是相交线,你们的生命本该毫无瓜葛。
  你们是相交线,在某一个岔口彼此相遇,从此难忘那一眼。
  你们是相交线,在相遇之后是不可避免的分离,是无法承受的擦肩而过。
-tbc-

好了看见没是tbc!!开心吗(。)
如果大家积极回复踊跃点小红心我就写到he!如果不是……就be了(喂)
欢迎捉虫之类的!我其实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给我cp写文……欢迎提意见我很想听的!
有没有双玄群愿意带我玩呀♡♡♡或者扩我有人嘛x
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