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宣

初三长弧
頭像是紅時老師的狐狸♡♡♡
這個號用來寫文,請多指教。

不是甜饼。

我们十年之后再次相遇。

  说实话,我不认识那个高挑的男人。就算是他站在苹果树下,任白色的花瓣飘落下来拂过脸颊,那么笑眯眯地看着我。和一幅……画的油画一样

  谁画的?我想不起来了……我的脑海里闪过无数断断续续的片段,我却一个也捕捉不到,还每次都把自己搅得遍体鳞伤。

  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我胸膛的左边开始剧烈的疼痛。此时我脑海里是一片灰色……还有他那双似刀的深绿色双眼。

  迷人又危险。我做出了判决。

  我没来由地想远离这个男人。正当我想走的时候,他向我走了过来,叫了我的名字。

  “艾伦。”

  我不理他,我第一次没有礼貌地没有搭理人,我夹着书,大步走开,抬腕。装作是看表,装作是没有听见他喊我的名字。
 
  他没有再过来了。他站住了脚步,有那么一瞬间是茫然的。我的心也随之绞痛。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感知到他的情绪的,但我就是知道。
 
  他就站在那里,看着我沿着康河一直向前。看着我踩过泥黄色的小路,影子随着阳光倾斜成笔直的一条。

  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湿润但不至于黏人的空气,明媚的阳光透过国王学院穹顶的巨大彩色玻璃在地上打成斑驳陆离的色块。一切都和二战之前没有丝毫区别。

  只是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而记忆之外的天空低垂。

评论

热度(26)